当然,这些愤怒和不齿并不能改变什么。正如一位资深投资人说的那样:不要理会中国直男在想什么,他们不懂的领域,通常就是赚钱最容易的地方。

到了工业化全球化的近代,人们的审美也更加多元:慷慨悲歌之士,不再是燕赵之地的特产;放诞纤丽之文,不再是吴楚骚人的绝活。中国人的审美也经历了一个波折到回归的过程。